扫码咨询客服

春晖乳业卖牛还债 折射中小乳企生存现状

   日期:2020-07-29     来源:中国经营报    浏览:0    评论:0    
核心提示:  昔日宣布赴澳洲上市的江苏春晖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晖乳业)如今却沦落到卖牛还债的地步。  7月9日,江苏省常州市武进
   昔日宣布赴澳洲上市的江苏春晖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晖乳业”)如今却沦落到卖牛还债的地步。

  7月9日,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对春晖乳业所拥有的82头奶牛在阿里拍卖平台进行了司法拍卖,最终成交价为137.76万元。

  据了解,拍卖奶牛主要因为2014年春晖乳业与常州鸿泰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泰小贷”)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区域性乳企的春晖乳业曾经宣布奔赴澳洲上市。随后因土地纠纷、债务纠纷等原因陷入经营困境,如今只能通过拍卖奶牛偿还债务,实在令人唏嘘。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向春晖乳业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春晖乳业目前的遭遇也正是国内中小乳企、牧场现状的缩影。中小企业正在面临着市场难做、业绩下滑、资金不足、成本上升等挑战。”

  卖牛还债

  据悉,82头奶牛的评估价为229.6万元。所拍卖的82头奶牛,其中有80头娟珊牛(其中3头公牛、77头母牛),2头荷斯坦牛(都是公牛)。另外在拍卖页面中有大号字体特殊标注:这82头奶牛养护条件一般,乳牛较瘦。

  此次拍卖为第二次拍卖,时间为7月9日10时至7月10日10时,拍卖底价为137.76万元,竞买者需要缴纳保证金25万元。

  在此之前的6月23日,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对江苏春晖乳业有限公司所有的82头奶牛进行了第一次拍卖,评估价为229.6万元,拍卖底价为172.2万元,但当时无人报名参与竞价,82头奶牛遭流拍。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4年11月,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对鸿泰小贷诉春晖乳业、张某某、吴某某等人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调解:判定被告春晖乳业于2015年1月28日前向原告公司支付计算至2014年10月10日的利息88万余元,及以650万元为本金自2014年10月11日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档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计算的利息,并承担律师代理费244550元。而对于以上判决,春晖乳业并未及时依法履行。

  2020年4月,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执行裁定书,对春晖乳业所拥有的奶牛进行司法拍卖。

  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记者,“拍卖奶牛通常有以下几种情况:一个是资金链跟不上,二是整个经营走入困境,三是产品销路受阻。最怕的是春晖乳业整体上经营不良而拍卖奶牛,这就意味着它的前景不太乐观。”

  另外,王丁棉认为春晖乳业拍卖奶牛这件事的营销,也要看其自身奶牛规模和等级。“如果规模在500头以上,卖掉82头也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但如果本身奶牛的数量就不多,很可能影响生产。另外还要看奶牛的等级,如果淘汰一批老牛、生产力不足的牛,这也不失为兑换资金,缓解压力的方法。但如果真的是经营不善而卖牛,则接下来还有可能卖第二批。”

  在江苏地区从事乳业工作近30年的李先生向记者透露:“近几年春晖乳业的经营状况并不乐观,债务也不止这些。拍卖奶牛就等于卖掉了生产力,春晖乳业很有可能面临停产。”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这种情况就要看春晖乳业到底还有多少资产,是否已经资不抵债。如果说资不抵债的话,那后续可能就要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如果通过变卖财产还能还债的话,这些都属于是民事纠纷。”

  而对于债务情况及是否面临停产困难等问题,记者并未得到春晖乳业的回复。

  走下坡路

  令人叹息的是,如今沦落到拍卖奶牛的春晖乳业也曾辉煌过。

  公开资料显示,春晖乳业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6000万元,由张友春、吴新代分别持股60%、40%,经营范围包括乳制品、饮料制造、加工、奶牛养殖、牧草种植等。

  自2008年,春晖乳业多次被江苏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协会认定为省级重点农业龙头企业。除此之外,2016年春晖乳业还准备在澳大利亚上市。

  据了解,春晖乳业曾高调宣布计划2016年在澳大利亚主板市场挂牌上市。春晖乳业创始人吴新代公开表示,春晖乳业赴澳IPO发展的目标是形成“一体两业”的产业形态,即以乳业为主体,同时发展电子商务产业和文化旅游业,到2016年、2018年和2020年,要实现销售收入分别达到10亿元、50亿元和100亿元的目标。

  然而,就在业内期待春晖乳业成功在澳洲上市之时,春晖乳业却走起了下坡路。

  天眼查显示,自2017年以来,春晖乳业及关联人张友春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3次,被限制高消费14次。目前春晖乳业的法律诉讼多达32起,被执行人信息6条,动产抵押的借贷高达3650万元。

  到底是何原因,让春晖乳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沦落至此? 上述李先生认为:“春晖乳业前期负债与其赴澳洲上市有关,又因互保企业出现金融危机导致经营困境。经营不力再加上没有偿债能力,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如今只能通过拍卖奶牛来缓解资金压力。”

  记者通过查阅资料了解到,上述观点并非空穴来风。2017年起,由于工厂被纳入到江苏苏奥合作园区范围,春晖乳业因拆迁而陷入停产境地,经营层面受到影响。2017年11月,春晖乳业被江苏省奶业协会终止使用江苏学生饮用奶标志。

  2018年10月,上海成安勋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曾以春晖乳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1000万元本金及利息)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申请对春晖乳业进行破产清算,后因春晖乳业名下确有资产而未被法院受理。

  除此之外,春晖乳业确实有互保企业出现金融危机导致经营困境的情况。阿里拍卖平台信息显示,江苏银行常州分行目前也在阿里拍卖平台对所持常州市宏阳旅游用品有限公司的652.53万元(本息合计)债权进行转让,而春晖乳业正是该债权的保证人之一。

  相关债权转让招商公告显示,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宏阳旅游用品公司两次向江苏银行常州分行借款,截至2018年5月,共欠本金435.78万元,欠息216.75万元,春晖乳业等4方进行了担保。

  可见,春晖乳业近几年一直承担着很大的压力。王丁棉认为,“乳企的奶牛养殖成本很高,首先采购饲料都是成批采购的,资金压力比较大。另外有一部分或者全部产品要卖给第三方的话,回款周期都比较长,短则几个月、长则半年都有,企业的资金链压力就会更大,这也是乳企本身的短板。”

  中小乳企的缩影

  春晖乳业如今面临的状况可以说是中小乳企现状的缩影。

  “实际上卖奶牛、卖牧场的不只春晖乳业一家。很多中小规模的牧场、企业会挂出卖牛、卖牧场的信息。往年比较少,今年较多,疫情影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也是行业的业态。”王丁棉认为。

  艰难的情况下,面临挑战的不仅有春晖乳业一家,大部分中小乳企的生存现状都不乐观,这一点从多家筹备上市的乳业就能看出。记者了解到,自2019年底,国内多家中小乳企开始准备上市。如李子园、均瑶乳业、熊猫乳业、菊乐乳业等,这也从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小企业资金、经营方面的压力。

  宋亮对记者表示,当前我国乳业市场竞争激烈,这迫使区域乳企急需在品牌提升、产品研发等方面进行更多的投入,而这些企业目前普遍融资渠道单一,上市融资是最快捷的方式。

  陕西一奶粉品牌代理商孙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大品牌都在搞促销,中小品牌的优势全没了,要想稳住市场只能不断地投入成本。但最重要的是,现在回款周期变得更长,库存压力也大,资金层面很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乳业正处于加速洗牌的阶段,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中小乳业的淘汰速度进一步加快。中国奶业协会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规模乳制品加工企业共有658家,而到2018年已经下降至587家。与此同时,国内两大乳业巨头伊利、蒙牛业绩增速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中小乳企要想抢占市场份额变得更加艰难。

  宋亮表示,“目前中小乳企主要面临三大压力:一是高端消费有所放缓;二是很多大企业不断渠道下沉,抢占市场份额;三是乳制品进口量逐年增大。这都导致区域乳企可持续发展的竞争力严重不足,竞争优势越来越不明显。”

  同时宋亮建议:“在当前情况下,中小乳企应加强区域市场建设,精耕渠道;加大消费者教育,加强线上和线下的结合;走产品差异化路线;迅速转产,做专业的营养保健品类的产品,抢占市场份额,保证生存空间;尽可能寻求资本的力量,积极上市。”
 

 
打赏
 
更多>同类行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行业资讯
点击排行